阿母的滑囊炎

最近我阿母得了滑囊炎,因為她有一天凌晨想尿尿,起床膝蓋彎曲就痛到無力,在當天晚上我陪她看完復健科還去喬了一下骨頭,回去後看起來狀況還行。

這時候我心裡想,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沒問題的。

隔天這位太太就很可愛的跑去找浮洲地區某國術館拉一拉筋看會不會比較好,突然間,國術館大大靈光乍現,說要放血才會好,於是拔了罐再來放個血,從紅腫變淤青之後,阿母心滿意足? 就跑回家呼呼大睡,當晚間醒來之後,各位猜猜發生什麼事呢?

我看到一碗碗粿。

別人是在碗裡,我看到是長在阿母右膝上,搭配一些些的針頭傷口跟瘀青,原本還可以彎曲一下的膝蓋,變成痛到不能走,我只能送給我阿母人生 119 急診初體驗。

這時候我心裡想,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沒問題的。

阿母接下來日子看醫生、打了針、吃了藥、冰了敷、越是狀況變好,越是想要做點家事,要她都不做根本要她命,於是原本快好的膝蓋在某一天早上。

辣個碗粿回來了。

於是又去了中醫,當天因為我還有其他事情,於是請哥哥過來中醫診所先帶媽媽回去,結果回去又不小心跌個倒,從單人碗粿變成雙人份。

你以為我還是想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嗎?

沒有,

這一切超有問題的。

內心崩了好幾次,總覺得這有完沒完啊,到底是整我還是搞我啊!!!!!

但崩完依然保持外表平靜去面對雙人份碗粿活生生長在我阿母右膝上,然後又送一次急診,直接辦理住院,確定是感染性滑囊炎。

這種連續失控,是我人生中值得記載的故事之一,但我除了像更年期一樣對著阿母碎碎念外,其實也沒什麼可以做的。

不過心中有一個堅定的聲音: 竟然發生了,那還是一起面對吧。

療癒還是有用的。

所以這些日子鮮少發廢文,除了忙自己的事情還有陪媽媽在醫院度過一段日子,直到跨年前感染指數下降許多後,我們決定先出院。

到了這個歲數,面對自己父母的失控,也會想想以前也失控讓父母頭大過,彼此真的是臣服功課來也,這樣的緣分是福是禍已不重要,是否能從這過程中學習些什麼顯得更重要一點。

於是在醫院照顧阿母也同時開啟與阿母睡前聊天的習慣,談到面對及經歷人生這些不可控事件,的確大多時間都感受到苦痛及厭煩,但事後依然覺知到生命不是來嚐盡苦痛,就只是學習,學習如何選擇看待彼此的緣分是福是禍,或者只是一場遊戲或故事,如何去笑談。

掌控永遠只有自己的選擇跟觀點,剩下不是自己的,就臣服吧。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