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自由?

恰克(Chuck Spezzano, PhD)提到,自由是從「承諾」與「真理」而來。​

在一般的想法裡,兩者都是束縛。比方說,有人說「我不輕易承諾」。
其實真正的意思是,承諾會帶來被約束的感覺。
因為我們如果沒有履行承諾,就會有罪惡感。為了不要有這種罪惡感,所以,「我不輕易承諾」
又比方說,提到「真理」,我們就會聯想到定律、戒律、規定、守則,這些跟「自由」,也幾乎都是互相矛盾的東西。​

但我想問的是,當你完成對他人的承諾,說到做到的那一刻,你的感覺是什麼?
當你遇到某段有著阻礙的關係,結果在偶然的溝通中冰釋前嫌、重歸舊好,你的感覺是什麼?
又或者,一個長期困擾你,讓你感到無能為力、沒有出路的問題,在某本書、某人的言談甚或網路上的隻字片語,突然打醒你,讓你有了全新的領悟,那一刻,你的感覺是什麼?​

自由其實是「放下重擔」
基於恐懼,我們不斷地尋求安全感;基於罪惡感,我們不斷地尋求他人的認同。
種種的匱乏,讓我們的「需要」愈變愈大。這就是我們的「重擔」。​

所以「寶瓶同謀」這本書的封面,就寫著「你需要的越少,你就越自由。」​

如何體驗到真正的自由?​​

有時候,我們為了想要不被控制、不被「黏住」,我們會選擇叛逆(要我往東,我就往西)與獨立(我不依賴你,你也別來依賴我)
恰克說,這是「虛偽的自由」。
為什麼「虛偽」?因為叛逆帶來權力鬥爭,而獨立帶來疏離與隔閡。
我們或許短暫地掙脫了外在的枷鎖,但同時也把自己關進內心裡的監獄。​

一如前面的文章提到如何解決匱乏,如果我們感覺自己體驗不到自由,最好的方法就是「給出自由」
換句話說,真正的自由不是放飛自我,而是「讓所有人自由」

因此,如果我們對他人還有期望,或是我們還有沒放下的執著,還有不自覺地、忍不住地想要控制,還有「跨不過去的坎」那些就是我們可以「給予自由」之處。
只要肯放手,那一刻油然而生的喜悅、自在,就是真正的自由。​

所以自由其實是一種態度,一個關於「人人都是自由的」這種態度。​

想想我們身邊的親友、伴侶、孩子、同事,是不是還有讓我們感到不自由,或是我們讓他感到不自由的情形?如果有,那就想想有沒有可能,或是要怎樣的溝通,可以讓自由出現在我們的關係裡,讓大家都能釋放,都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又或者,是金錢讓你不自由?工作讓你不自由?愛情讓你不自由?所以你想要擁有多少財富才會足夠呢?想要怎樣的工作才能讓你無憂無慮?怎樣的愛情,才能讓你不再匱乏於親密、安全與性?如果你發現到,這種種的「需要」其實都沒有真正滿足的一刻,那何不試試放下這些「需要」,試試做一個「給出」的人?​

當你感到被生活困住,感到關係讓你窒息,感到心中充塞著羈絆與牽掛,就「給出自由」吧。
給別人自由,給自己自由,那就是「選擇愛」的時刻。​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