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屁得很臨在

應該不少人知道我在 大安身心研究所 當廢文小編,到今天大概也五個月了,原本一起共同經營這間教室的時候,也想著如何賣自己的課程,雖然那時候要開什麼課,我都忘記了。

我就開始很努力經營自己廢文小編這個角色,想說當大家知道這角色的時候就會買我課程的單,覺得一切都在我的舖盤之中。

一開始想著想著就笑了,後來看著看著就哭了。

因為一個名額都沒賣出去。

頓時就覺得我的老師 療癒老師 Elea -人生解憂專家 的嘴臉就好像在旁邊說著 “ 看結果,呵呵呵 ”

呵個屁,幹。

原以為療癒這麼久的我,應該很欣然接受結果就是如此,很快就會放下了。

對,我很快放下了,
放下是我對於這邊開課的熱誠,歷程也是從百感交集到麻木無感,直到將這個想法封塵。

喔,對,
這過程還有無限大的受害者情節。

然而那份自我懷疑又冒了上來,就算我後來又有要開課,表現是上欣然接受一切結果,實際上就是不抱任何期待就隨風逐流等結果,所以只是一種應付,連自己要開什麼課都沒特別提起。

但老天總是讓你猜不透,總是會有祂一套戲法讓我領悟,領悟的過程有兩件事情,但第一件是臣服能量 ( 怪力亂神???,我們下次再談,那又是另一個課題。

但先談第二件事,

直到開課前一個禮拜,報名人數不是沒有,但寥寥無幾,我依然一附毫不在乎的態度在跟我們的場地經理講一些療癒幹話,這時候有一位等待上八段錦的姊姊聽到我滔滔不絕的療癒幹話,突然間有些生命的議題想問我,誰知道一聊就療癒模式啟動,最後這位姊姊決定要找我做療癒諮詢,覺得不能占我便宜。

而讓我領悟不是這位姊姊找我做諮詢,而是她講到一件事情。
“ 我以為你只是個屁孩,想不到你這麼深 “

此刻我也明白,前陣子的我太有動機及目的性了,
當我純粹的接受跟給予,可能除了屁之外,其他光輝就會顯現,但我永遠是屁孩,而且屁得很臨在。

後來這位姊姊也上了我為大安身心研究所編寫的一個課程叫 “ 脈輪調神 “

其實這堂課我大概花兩天寫完所有課程內容跟練習,但我還真不知道這堂課能給大家什麼體驗跟收穫,一切都我自己憑空想像,依然靠著我幹話功力、各方夥伴、老師阿北建議及四堂上課的學員回饋,修正到目前最後版本。

目前看起來大家都沒嫌棄,那我就繼續開下去囉。

回到頂端